白骨阴风诀太过晦涩难懂,陈铮对于这功法的参悟堪堪触及到皮毛,想要在最短时间内提升修为,难如登天。

    如今得知此方世界两门绝世奇功的消息,心中意动,生出了夺为己之念。

    “观神普照经大成后可起死回生,化血神功与化血功也可能存在某种共同之处,对我参悟修行化血功极为有用,若能得到这两门功法,我的实力就可以得到极大的提升。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陈铮心中生出无限激动之情,有些颇不急待的想要得到这两门绝世奇功了。只是这两门神功的主人实力高深,若要强取,凭陈铮现在后天第一层的实力,无异于自求死路。

    强夺不可取,只能智取!

    陈铮心中衡量得失,开始算计起来。

    “林清凝婚事传开没几天,说明林欢与大江盟还没有动手,尹方的性命暂时无忧。尹方的武功高强,被誉为新生一代第一人,实力直追老一辈高手。若想谋取他的《观神普照经》,不可强夺,需的别寻他途缓缓图之。”

    思索良久,陈铮脑中闪过一道灵光,若有所悟道:“尹方身陷囹圄,江湖中凡是自认有实力者,无不图谋他的武功与宝藏,几乎陷入十面受攻的境地。我若在他最绝望时出现,带给他一丝希望,借机得到此人的好感,不失为一个好方法。”

    先交好尹方,然后设计让尹方把观神普照经传给自己,陈铮想了半天,终于想到这么一个方法。

    尹方如今身陷大牢之内,林欢为得到他的武功与宝藏必定使尽了各种酷刑,想必没有任何收获,才不得不用自家女儿来逼迫于他,由此可见,此人是一位心志坚韧之辈,想要轻易接近并交好尹方,一般的套近乎不太可能。

    而且此人也非傻瓜,武功与宝藏是他的护命符,绝不会轻易透露半点信息。陈铮开始怀疑,林欢如此逼迫自家女儿,是否说明林清凝已经知道了关于武功与宝藏的一切信息。

    果真如此的话,可以想像到林清凝在尹方心中的地位之重要。所以,想到得到他的武功,就必须取得林清凝的信任,通过林清凝来交好尹方。

    陈铮从听到的各种传闻中,已经推测出此人唯一的弱点就是林清凝。他倒是想过挟持林清凝,逼迫尹方交出观神普照经。可惜这个方法行不通,汉阳城高手如云,以他后天一层的实力,若是擅自闯入汉阳城府,一旦被发现,绝对有死无生。

    林清凝婚期在际,必然被严加看管,如何接近林清凝也是一个难题,陈铮冥思苦想,也没有一点头绪。

    一时半会想不到好的方法,陈铮把念头转到雪山老人身上。此人身具化血神功,不知与化血功有没有联系。暂时得不到尹方的武功,先搞到化血神功也不错。

    雪山老人涂毒天下,武林中人人得而诛之,其创建的雪山派,更是人人喊打,不容于天下武林。

    如今,雪山老人重入江湖欲夺取尹方的宝藏,定然不会孤身一人,肯定把雪山派一干精英都带了出来。陈铮要谋取化血神功,便打起了雪山派弟子的主意。

    汉江之上,一叶扁舟顺江而流。

    陈铮盘坐舟头,双目半开半合,内敛精神,神游物外,感应着天地间的阴气。发现这方世界不比主世界阴山山脉,阴气淡薄到了几乎没有。让他修炼起来,非常吸力,往往真气运行四五周天,就觉的精神疲乏,再也无法束缚真气。

    不过,对于初入白骨阴风诀第一层的陈铮而言,倒也不全都是坏处,至少他的肉身可以承受的住阴气侵袭,可以自如掌控修行进度,而不虑自身气血亏损过度。因此,才过几日,陈铮就已完全巩固了白骨阴风诀第一层的修为,达到骨如精铁之境。

    沉侵在修行当中,陈铮无思无念,任由一叶扁舟在江上漂流。

    从汉阳城出来,陈铮一路前往襄樊集,他已经打探到百战刀王并非死于雪山老人之手,而是被雪山派一位弟子偷袭至死。由百战刀王的死状推断出,此人必定修炼了化血神功,陈铮就谋算着要从此人手中夺取《化血神功》。

    经过多方打探,还真被他得知了雪山派弟子的行踪。于是,陈铮顺江而下,直奔雪山派弟子最近出没的地点。

    汉阳城外,顺江水而下百十里,沿岸有座小集镇,镇边靠江建有一座两层楼的酒馆,陈铮把船停在靠近酒馆处,要了酒菜,自啄自饮的同时,侧起耳朵听着酒馆内江湖人的谈话。

    突然一阵铃声响起,陈铮闻声望去,看见有两人骑着白驴由镇外而入。白驴极为神骏,骑者为一男一女,腰悬长剑,英气逼人。

    两人来到酒楼前,楼中忽有人低呼:“白驼侠侣!”

    当今武林有两位绝顶高手,江湖中人编了两句顺口溜:“东观沧海西望月,北枪擎苍南遮天”。两位高手当年与雪山老人一战,逼的雪山派退回大雪山,因而受到江湖同道的推崇,威望极高。

    酒楼众中口呼的“白驼侠侣”,其师父正是“望月刀”池沧海与“擎苍枪”南泽田的两位弟子,故尔年纪轻轻,已然扬名江湖。

    这一对男女,女的名叫池月莲,男的叫做曹晓雨。

    “果然是天助我也!”

    看到池月莲生的花容月貌,陈铮心中不由大喜,暗自叫好。

    此前,陈铮打探到雪山派弟子雅格布在附近出没,经常祸害良家女子,知此人乃是个色中恶魔。因此,专门在附近守株待兔,以期拦截雅格布,从其身上得到化血神功。

    没想到池月莲会突然出现,如此一来,正好充当他的钓饵,以勾引雅格布出现。

    “师哥,咱们就在这里歇歇脚吧!跑了几日也怪累的,可恨到现在也还没找到雪山派恶贼的踪迹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一次师父与师伯一起出马,雪山派的恶贼那里还有胆子现身!”曹晓雨旁若无人的与池月莲吹嘘着,突然一声怪笑传出。

    “好漂亮的小娘子,竟然自己送上门来。”

    一位身穿枣红色大袍的披发矮汉骤然之间发动突袭,一手探出抓向池月莲,另一手挥刀砍向曹晓雨。

    红色身影刚出现,白玉门便锁定此人,一道清流涌现:“发现世界祖脉气息,支线任务发布:追杀雪山派弟子,获是世界祖脉线索!”

    还不等陈铮有所反应,就见曹晓雨被突如其来的变故骇的一跳,慌忙拔剑相向,“铛”的一声震响,曹晓雨被刀身涌来的力量推得踉跄倒退,几欲跌倒,披发矮汉哈哈一声大笑,乘机拿住池月莲,纵身跃上马背疾弛而去。

    “是雪山派恶贼!”

    直到这个时候,众人方如梦初醒,惊呼四起。

    “师妹,师妹!”曹晓雨急声大叫,眼睁睁看着池月莲被雪山派恶贼掳掠而去。

    “恶贼,放开我……!”

    池月莲不断挣扎,根本无用。在披发矮汉的大笑中,眨眼之间奔出集镇。

    “此人身上竟有世界祖脉的线索,不能让他逃走,追!”

    陈铮低呼一声,立即从船上跃起。早有一匹马在岸边候着,陈铮跃上马背,拼命向披发矮汉逃走的方向追去。

    陈铮刚走不远,忽听镇外有人以啸声应和,紧接着又有一声啸声传来,声如裂锦,显露出高超的内功修为。

    正急如热锅蚂蚁的曹晓雨,听到镇外啸声,如溺水之人遇到行船,不由大喜过望,连忙大叫道:“师父,沧海师伯,……”

    池沧海听到镇内传来呼叫声,面露欢颜:“是晓雨师侄!”话音未落,如闪电般直射入镇内,循着曹晓雨声音急掠而去。

    “师父!”

    曹晓雨看到池沧海身影,急忙迎上来。

    “晓雨,你莲儿师妹呢?”

    看到只有曹晓雨一人迎接,池沧海脸色微微一沉,有些不高兴的问道。

    曹晓雨心急师妹,根本没注意池沧海的脸色,慌张叫道:“师伯,师妹被雪山派恶贼抓走了!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,哪来的雪山派恶贼,可是雪山派的雪山老人?”池沧海闻言猛的一惊,抓住曹晓雨急声问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