经过昨晚的修炼,陈铮一副血气大亏的样子,走起路来都摇摇晃晃。(书^屋*小}说+网)没想到《白骨阴风诀》尚未入门,就把自己练的五痨七伤。

    “必须想办法弥补身体的损耗!”

    其实黄泉魔宗内饲养着许多的灵兽,每日以灵药喂养,个个血气充盈,传供门内弟子食用,以补充修炼消耗的气血。可惜,陈铮没有功勋点,只能看着留口水。

    既然宗内灵兽不可得,他就想着出去捕杀一头野兽,用来补充自己的消耗的气血。想到就做,与曹进借了些银子,购买一柄普通精钢刀,陈铮一头扎入了阴山深处。

    阴山广阔,黄泉魔宗也只占了一角,其余地方,都是宗门弟子的历练之地,山中生活着各种猛兽,甚至有堪比先天之境的凶兽。

    深入山中,一路遇到了不少猛兽,许多都叫不上名字。有成群结队,集体出没的,陈铮根本不敢招惹,还有许多单独行动的,远远就感应到一股冲天气势。

    陈铮亲眼看到一头能把自己轻松杀死的雪狼,被猛兽搏杀,吓的他爬在雪堆里,半天不敢有丝毫异动。

    进入深山已经两天了,陈铮很小心的不去招惹大型猛兽,小心翼翼的寻找危险性稍小的野兽,虽然还没有丝毫收获,但他极有耐心。

    行走在深山之中,经常遇到实力强悍的猛兽,陈铮不敢有丝毫放松,只要稍有不慎,他就会成为野兽的猎物。如此险死环生的环境中,陈铮的精神反而越发凝炼,意志如钢,让他能够忍受一切苦难,寻找着捕杀野兽的机会。

    对于陈铮而言,等待不可怕,只要成功一次,他就能彻底翻身。踩在一根断木上小心移动,突然间头顶一阵冰雹落下,陈铮迅速翻身卧在断木下面,以冰雪覆盖全身,小心观察四周。

    一头白猿,身高两米,覆盖全身的雪白长毛到处都是血迹,有的地方露出深可见骨的创伤。白猿可能是受伤原因,正处于暴怒之中,走几步牵动了伤口,暴怒之下一掌拍中身边的大树,借此泄愤。

    瞬间,无数冰雹雪花从树冠上落下,白猿低声嘶吼发泄一通。这白猿极为警觉,怕引来敌人,嘶吼时压低嗓子,却越发显的危险。

    陈铮小心隐藏着形迹,眼看白猿不断向自己接近,心脏都快从嗓子眼里崩出来了。别看这只白猿受了伤,依旧不是他能够招惹的对象,生怕引起白猿的注意,陈铮紧紧贴着横在雪地的断木,呼吸都不敢用力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这头白猿锤了锤胸口,一声厉吼,对着身前的巨树一拳又一拳的轰击起来,打的巨树剧烈摇晃,一片片冰雹雪花从天空中落下,把陈铮彻底埋在雪中。

    陈铮小心翼翼盯着白猿,见它对着巨树发泄,剧烈的动作牵扯到伤口,一缕缕血液从中流出,冒出腾腾热气,看的陈铮极为眼热,不断吞咽着口水。

    白猿可能与别的猛兽搏斗输了,心情郁闷,正处于极端爆燥之中。这畜生常年生活在深山雪林之中,与无数猛兽搏杀,警觉性极高,听力发达。陈铮隔了十几米外吞咽口水的声音都能听到,突然停下拳头,凶厉的目光牢牢锁定了陈铮的藏身之处。

    陈铮脸色猛的一变,暗叫一声“糟糕”,不等他反应过来,白猿直扑过来,一拳轰向断木。

    “逃!”

    来不及思考,陈铮翻身从雪堆里冲出,掉头就跑。白猿看到陈铮逃跑,忽然兴奋起来,眼前这个瘦小的两脚直立兽,在它枯竭的记忆中,极为美味。

    白猿狂吼一声,迈开大步就追。沿途挡路的巨树,在它轻轻挥掌间断为两节。

    听到身后白猿的掀起的动静,对自己紧追不舍,越来越近的厉吼声,陈铮心中生出一股绝望,虚弱的身体已经不能支持继续逃跑。

    “身体本来就虚,逃不掉了,左右都是个死字,不如跟这畜生拼了,说不定还有一丝生机。”

    陈铮不再顾及身体亏空,白骨心法凝聚体内所余不多的气血,抽出长刀,猛的转身一刀劈出。

    钢刀划破空气,发出唔唔的破空声,迎向追来的白猿。

    白猿看到陈铮停下,脸上露出兴奋的表情,脚下越发用力,迈开大步在地上生生踩出一串巨大的脚印,朝陈铮猛扑过来。

    陈铮眼神沉寂,精神凝于刀尖,燃烧着全身气血,钢刀挥出,直接劈向白猿胸口暴露的一道尺长的伤口。

    白猿身体高大,动作极快,直如一道闪电般,瞬间扑到陈铮面前。

    陈铮眼前猛的一黑,犹如一座小山的白影出现,蒲团般的大掌,上面白毛根根可见,带着呼啸的寒风拍过来。

    顿时一股强绝之极的气势压下来,如泰山压顶,让他喘不过气来。直面白猿,陈铮脑中忽然想到在奈何桥考核时,遇到那只如魔如神的白骨魔兽,其气势比白猿强绝百倍。

    直面白骨魔兽的场境乍然出现在脑海中,陈铮精神随之大震,竟然摆脱了白猿的气势压迫,陈铮借机抱着钢刀猛的扑入白猿怀中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钢刀循着白猿胸前伤口,直接切入软肉之中,刀尖贯入白猿心脏,发出一声轻脆的气泡破裂声。

    “吼!”

    一声厉叫,如动山河,白猿脸上露出震惊之色,大概从没想到自己会被眼前这只两脚直立兽杀死。

    心脏爆裂,白猿如推金柱倒玉山般,仰面摔倒,嘴里兀自发出沉重的低吼声,声息渐弱。

    看到白猿倒地,陈铮迅速拨刀而出,扑向白猿身上,闪电般一刀,直插入白猿眼框,紧握刀柄用力一绞,白猿身体一阵颤动,彻底死亡。

    “嘿嘿嘿,直置死地而求生,果然是福贵从来险中求。”

    白猿彻底死透,陈铮不顾全身狼狈,爬到白猿胸口,运转化血功,白猿体内血液似被一股无力之力吸摄,缓缓不绝的从胸前伤口冲出,被陈铮吞噬。

    热腾的血液,如同滚烫的沸水,烧的陈铮面皮一阵阵抽搐,血液入腹,迅速被化血功炼化为一股股纯厚的精气,然后渗入骨髓之中。骨髓得到精气补充,开启造血功能,一股股新鲜血液流转全身,陈铮干枯的皮肤渐渐有了光泽。

    不断吞噬着白猿的血液,陈铮肌肤再次变的饱满,脸上出现红润,体内血气充溢,白骨心法自行运转,不断提练着气血中的精气,渗入骨骼,经过一轮转换,精气由骨骼中渗出,又被炼化成真气归入丹田。

    如此,陈铮以化血功不断吞食着白猿的血液,炼化为精气,再由白骨心法练转化成真气,形成一个良性循环。

    随着白猿血液枯竭,陈铮不再吞食它的血液,盘膝坐于白猿旁边,聚敛精神,感应天地阴气,一缕缕阴气钻入体内,不断的融炼着他的骨骼。洁白的骨骼随着阴气的融炼,化为灰色,灰色渐深,泛出一道道黑色玄光,流转于全身骨骼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陈铮在丹田中蕴养的真气越积越多,突然发出轰鸣之声,好像平波炸起一道气浪,气浪扭曲着形成一道黑色旋风,好像一团阴风汇聚而成。等到旋窝成形,真气变的活跃起来,由丹田中流出,冲破一道阻隔后,开始在经脉中运行。

    陈铮福至心灵,知道自己终于突破了《白骨阴风诀》第一层,晋入铁骨境。

    《白骨阴风诀》四境十二层,前三层需打通手三阴经脉。此刻,陈铮一举晋入铁骨境初期,打通第一条经脉,白骨真气开始在经脉中往复运行。

    白骨阴风诀入门,陈铮顿时实力大增,五感敏锐,浑身汗毛竟能感知到外界的空气流动。真气运行间,力量倍增,不用再小心翼翼,终于有了一丝自保之力。

    真气在经脉中运行一周,白骨真气重归丹田,体内残存的阴气被炼化,真气越发阴森冰寒。陈铮正准备收功,突然一道温润绵长的气息显化,眼前出现一道虚幻的白玉门。

    陈铮震惊的看着眼前的异变,虚幻的白玉门逐渐凝实,化作一座门户,白玉盈盈,光华流转,透露出高贵、神秘的气息。

    陈铮还没反应过来,就被一股强大吸摄力摄入门户之内,白玉门随之神秘消失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