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行人紧跟着麻衣弟子登上阴风山,行到半山腰,山势徒峭,怪石林立,间有一片片黑竹林,有人影在竹林出没。

    麻衣弟子指着黑竹林后面错乱的建筑,向众人介绍道:“这里就是黑竹院,是我黄泉圣宗外门下院所在地。黄泉圣宗,衣食住行,功法武技,都要靠你们自己挣取。宗门不养废物,想要金玉美食,山珍海味,就去挣功勋点。有了功勋点,绝世功法,顶级武技,都不是问题。”

    “敢问师兄怎么称呼?”

    麻衣弟子话音刚落,陈铮看到一位矮胖的少年向前一步,冲着麻衣弟子拱手作揖,神态恭敬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上院阴风洞弟子,你们叫我一声赵师兄便可。”

    矮胖少年还要再问,麻衣弟子不等他开口,便又说道:“我知道你想问什么,宗内长老及师兄们会在功德殿发布各种任务,你们可在外门任务栏查看,报酬就是功勋点。我是接了幽泉掌院发布的新人导引任务,在这一个月之内,负责引导你们熟悉黄泉圣宗的一切。”

    黄泉圣宗有内外门之分,阴风山是外门所在地,按照修为高低,划为上院阴风洞,下院黑竹院。

    黄泉圣宗位于大离皇朝极北的冰天雪地之中,被外界称为“寒冰界”,因为气候极端,几乎与外界隔绝。

    阴风山居于黄泉圣宗外围,此山藏风纳穴,山底镇压一条阴脉,阴脉勾引地底煞气,形成阴风穴,从阴风穴吹出的阴风蚀骨削体,恶毒之极。

    传闻黄泉圣宗立派祖师施展神通,约束阴风外泄,终使风穴形成阴风洞,在此洞修行,有事半功倍之效。

    黄泉圣宗内,一切衣食住行,都要自行解决。此刻,众人几乎一穷二白,连住宿的地方都没有。阴风山上别的不多,搭建茅屋的黑竹遍地都是。在赵师兄指导下,众人伐竹建屋,天黑之前,终于避免了露宿野外。

    建好了竹屋,精神疲惫的众人各自回屋休息。

    陈铮饥肠鹿鹿的盘坐在竹屋内的床榻上,脸上露出一丝苦色。一整天脚不离地,米粒未进。搭建完竹屋后,已近天黑。阴风山没有免费食物提供,陈铮身无分文,又没有功勋点,只能忍饥挨饿。

    “明天必须想办法挣取功勋点,不然绝世武功没有学到就要饿死了。”

    陈铮正想着如何获得功勋,一阵脚步声响起,“师兄休息了吗,曹进前来拜访?”

    屋外声音传来,陈铮从床榻走下,迎到门口,是白天向赵师兄提问的矮胖子,此刻脸上一团笑意,看到陈铮出来,连忙拱手道:“在下曹进,冒昧打扰师兄了。”

    “曹兄言重,在下陈铮。”陈铮拱手还礼,招呼此人进来,“茅屋简陋,怠慢曹兄了。曹兄深夜来此,不知有何见教?”

    曹进没有拐弯抹角,直接开口说道:“现在我们一同进入黄泉圣宗,日后就是同门,咱两人缘份所至,又是邻居,以后还请陈铮多多指教!”

    从参加黄泉魔宗的选拨开始,所有人意识到,黄泉魔宗内强者为尊。小胖子心思灵活,知道单凭一人之力,很难在阴风山立足,特意来向陈铮提出结盟。

    “陈兄还没吃饭吧,我身上正好有些银钱,便从食堂买了些吃的,特意给陈兄送来一份。”曹进说完,从怀里拿出一个油纸包。

    陈铮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,没有客气,接过油纸包打开,见是一只烧鸡,撕下一条鸡腿就啃。

    片刻,一条鸡腿只剩下骨头。陈铮这才看向立于一旁的曹进,面露郝然之色道:“实在饿极了,曹兄不要见怪才好。”

    吃了自己的烧鸡,就等于是同意结盟了,曹进欢喜还来不及呢,连忙摆手道:“陈兄性情豪爽,乃可交之友。阴风山诸位同门,都不是好相与的,日后咱们应当相互扶持,守望相助。”

    “曹兄八面玲珑,陈某多谢抬举,到时候还要你多多帮忙才是!”

    陈铮话毕,两人相视一笑,自此结下守望相助之约。

    “今日疲乏,我就不打扰陈兄休息了,告辞!”目的已达到,曹进便不在多待。

    “曹兄慢走,陈某不送!”

    目送曹进离去,陈铮迅速把一只烧鸡吃光,坐在床榻上陷入深思之中。

    曹进此人有几分机灵,也有些城府,众人拜入黄泉圣宗之内,现在还是一无所有。想要在此立足,并在黄泉圣宗占据一席之地,结盟抱成一团,守望互助,是最好的策略。

    陈铮没有觉得自己是穿越者,就应该拥有主角光环,横推天下。

    武力至上的世界,强者为尊。做为一个弱者,必须头脑清醒,能认清自己的斤两。对于陈铮现在而言,首要目的是在黄泉圣宗立稳脚根,这才有资格谈论将来。

    “以曹进的机灵,绝不可能只找我一个人同盟。日后,我要做的就是融入曹进的小团体,并且立稳脚根,即不俯低做小,也不妄自尊大,先低调做人,全力提升实力。”

    不管曹进拉拢的小团体如何,实力才是唯一的凭仗。陈铮思考至此,想到在奈何桥得到的功法。

    “必须尽快弄懂这门功法的内容,才能提升实力。”对于没有任何功勋点的陈铮而言,《白骨阴风诀》是他在黄泉对宗的立身之本。

    一夜无话!

    清晨,众人被赵师兄集合在一起,前去拜见幽泉掌院。

    做为外门掌院,幽泉在阴风山建有一座占地极广的院落,院中有练武场。此时,幽泉早已站在练武场,等待众人前来。

    “拜见掌院!”

    幽泉依然一副老仙翁的样子,笑眯眯的眼神扫过众人,声音不徐不急的说道:“你们已经在奈何桥得到筑基功法,这些功法各有玄妙,任何一门拿到外面,都是一流筑基之功。但法不轻转,不论你们得到什么功法,都不准私自外泄。”

    “弟子遵命,绝不外泄功法!”

    众人连忙躬身应道,各自发誓不会泄露所得功法。

    幽泉很满意众人表现,招呼所有弟子坐下,开口说道:“我黄泉圣宗乃当世一流宗门,传承源渊流长。今日,我便为你们讲解《阴符经》内容,只有通熟这门经典,才能修行我黄泉圣宗的功法。

    《阴符经》在世间流传甚广,宗门祖师对这门经典另有注解,又历经无数前辈编修,经义已与宗门功法相合,故尔又名《黄泉阴符经》。

    不通《阴符经》经义,便是得了我宗功法,也不得其门而入。”

    听到《阴符经》如此重要,众人鸦雀无声,全都集中心神,准备认真听取幽泉讲经。

    直到此刻,陈铮才明白,为什么看不懂《白骨阴风诀》的内容了。
    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或QQ浏览器,高速不出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