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是一头如同白骨神魔般的怪物,浑身被浓郁的黑雾包裹着,森森白骨偶尔暴露于外,头似犀牛无角,身如翼龙无翅,象腿蝎尾,带着惨烈的气势向陈铮碾压而来,令他浑身汗毛竖立,胆破心惊,扭头就要逃向白骨桥。

    “好凶残的怪兽……不好,这畜牲是冲我来的,逃!”

    陈铮见到怪兽奔来,瞬间决定逃跑,脚步刚迈出,忽然停了下来,眼中依然残留着一丝惧意,脸上表情变幻不定,又犹豫不决起来:“只是一次入门考核,应该不会危及生命吧?”

    陈铮心里这么想道,若参与考核的人都要面对眼前这种恐怖的怪兽,绝无一人能够通过考核。黄泉圣宗不可能做无用功,白忙活一场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他心中一动:“刚才踏上奈何桥,眨眼之间就置身于白骨荒野,很明显,我是陷入幻景中了,既然如此,想必不会有生命危险,不如跟他拼。”

    心里想着,眼珠子随之一转,看着呼啸冲过来的白骨魔兽,双腿如立地生根,表情恐惧中带着兴奋,嘴唇哆嗦着:“老天保佑,眼前看到的一切都是幻觉……”

    陈铮不敢肯定自己猜想,万一是真的,等到白骨魔兽冲过来,自己绝对有死无生。可要真是幻觉,一旦转身逃跑,很有可能被淘汰。

    “外面冰天雪地,一旦被淘汰,恐怕也不会有好下场。”

    可以想像到,在这冰天雪地之中,没有黄泉圣宗收容,自己绝对活不过明天。迈一步生死难测,退一步绝死无生,陈铮瞬间做下决定。

    两世为人,前世碌碌无为,无数次机会没有抓住。如今重来一世,陈铮拼着性命不要,也绝对不会再放弃这一次改变自己命运的机会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陈铮眼中恐惧之色消失,目光坚定,透出一股生死置之度外的神色,深吸一口气,直面冲刺而来的白骨魔兽。

    “除死无大难!就如刚才老仙翁所言,成龙成虫,就看这一遭了!”

    白骨魔兽好似泰山压顶,把陈铮茏罩在巨大的阴影之中。扑天盖地的惨烈气势压迫而来,陈铮额头一滴滴汗珠摔在地上,整个人面红耳赤,已经不堪魔兽的精神压迫。

    白骨魔兽,如神如魔,周身黑色阴气覆体,飞速冲刺中,阴气呼啸成风,隔了几十米外,陈铮就感觉有无数柄小刀子割裂在身上,浑身流血不止,身上棉衣被瞬间撕裂,露出白色的棉花被血染红。

    此刻,陈铮不光身体受到凝如实质的阴气的伤害,他的精神亦遭受着不可思议的压迫,逐渐陷入恍惚之境,反应变的迟顿,感知麻木,眼中光芒涣散。

    阴风袭身,犹如千刀万刮,陈铮这刻已经感觉不到丝毫疼痛,如同脑死亡一般,感知全无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突然脑中一颗炸弹爆炸,一声巨响把陈铮震的三魂离体,七魄散溢,眼前猛的一黑,彻底失去知觉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陈铮幽幽醒来,睁开眼睛,见周围被白色浓雾包围,目光不及四五米外。轰隆隆的激流声自脚底下响起,带起“哗哗”浪花。

    “奈何桥,我脱离幻境了……”

    忽然一股惊喜涌上来,陈铮精神为之一清,心中大吼一声:“赌对了!”

    随又想到白骨魔兽冲到跟前时,自己精神彻底崩溃,陈铮就感到无比羞耻。相比那种泰山崩于面前而不改色的钢铁精神,陈铮的表现实在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看着一团团浓雾从奈何桥下腾起,又升到半空中,耳中轰轰流水声,森寒气息扑到脸上,陈铮精神震奋,强忍着让自己脸上不露丝毫神色,以免引起别的注意。

    经历了一次死亡危险,陈铮胆气大增,抖擞一下肩膀,再次迈出脚步,在石桥上如履平地,没有了幻境阻挠,陈铮很顺利的跨过奈何桥,到达峡谷对面。

    石桥尽头已经站了许多人,各个面容僵直,一动不动,陈铮心神猛的一紧:“没有一个人被淘汰,能被选中参加考核的人,果然都不简单,不可轻视。”

    想到自己在幻境中的表现,陈铮心中一紧,面无表情的走入队列之中。

    陈铮站在队列里一动不动,精神内敛,开始探索幻境中时钻入眉心的那一股清流。

    许是经受一次生死考验,陈铮精神力得到一次洗礼,这次稍一感应,就感觉一股清凉气息出现,大脑瞬间清醒无比,往昔记忆如数家珍。一道信息显现,内容晦涩,如同天书。

    陈铮极为吃力的把信息粗阅一遍,对于清流气息蕴含的内容有了些微了解。

    “白骨阴风决?”

    “难道是一遍修行功法?”

    想到这里,陈铮精神大震,脸上露出激动之色,顾不得引起别人注意,马上集中精神,开始仔细着清流显化的内容。

    把修行功法隐藏在一段清流气息之中,直接融入大脑,这是何等惊人的手段。陈铮不敢怠慢,仔细后,神色茫然,满头雾水。

    清流气息蕴含的信息,不以文字图像显化,陈铮虽然能通遍,但丝毫不明白这些内容是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我的悟性太差,或是资质低下?”陈铮脸色变的极为难看,甚至自我怀疑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知别人得到的功法是否跟我一样,有没有人看懂呢?”

    虽然是第一次接触修行,但他不是小白,知道一步落后步步落后的道理。别人得到修行法诀后,马上可以修行,而自己却一头雾水,完全不知从哪里着手,在起跑线上就被别人超越,一股是紧迫感油然而生,让他焦急不已。

    很小心的用两眼余光扫视周围,所有人一脸僵尸模样,看不出这些人在幻境中收获如何。出于谨慎之心,陈铮收敛目光,学着其他人一般,僵着脸孔,默默站立着。

    时间不觉流逝,当所有人顺利通过石桥,老仙翁施施从奈何桥走过,一身青衣被风吹着,飘飘欲飞似神仙一般。青衣老仙翁跨过石桥,站在桥头凝立不动,用柔和的眼神打量着面前众人,见所有人凝神不动,肃穆站立,脸上露出了满意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恭喜你们通过了奈何桥,获得传承,从今天开始,你们就是黄泉圣宗的外门弟子,希望你们刻苦修行,不负这一场造化奇缘。”

    青衣老翁说话不缓不急,声音柔和,如同一股春风袭来,让人闻之浑身为之一暖,眼中露出振奋的神色。

    “本院幽泉,执掌外门,负责为你们传功讲经,你们可以称本院为掌院。”幽泉简短的自我介绍后,招呼一名身穿麻衣的弟子,吩咐道:“把他们带回阴风山,本院去向宗主交令。”

    “弟子遵命!”

    目送幽泉离去,麻衣弟子冷眼扫视众一圈,沉声说道:“跟我前往阴风山,中途不准喧闹,不准掉队。”

    说完之后,不理会众人反应,径直转身向阴风山方向而去。所有人紧跟在麻衣弟子身后,沿着一条山路翻过脚下山峰后,见到一道青黑的河流出现。

    河水中冒出丝丝缕缕的水汽,散发着刺鼻的腐臭味。河流中,偶尔飘过一条奇形怪状的鱼,如同受到核污染发生了变异。

    陈铮看了一眼污臭的河流,捏着鼻子,紧跟着队伍跨桥而过。一路爬山涉水,行了十几里路,从一座满是黑色干枯的松林山翻过,来到一座黑山脚下。

    这山被一层薄薄黑气茏罩,黑气成风,上下交错,发出呜呜的鬼泣声,听的人浑身发麻,全身僵硬。这黑山好像一座鬼山,看着麻衣弟子若无其事的登上黑山,众人硬着头皮紧跟在后。

    先前经历了一场恐怖的幻境考验,如今又一路见到沿途的穷山恶水,陈铮心有惴惴。

    “狗屁黄泉圣宗,我看叫黄泉魔宗最合适。”

    陈铮脸色泛苦,终于意识到黄泉圣宗绝对不是正经门派。

    他日修行有成,行走江湖,被一群正道侠士包围,大义凛然的指着自己叫骂道:“魔道之徒,人人得而诛之!”

    想到这个画面,陈铮顿时传来一阵淡淡的忧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