田氏庄院占地极广,自从被陈铮占为己有后,开辟为内、外府,外府公办,内府居住。(书^屋*小}说+网)内外府间隔了一道门墙,跨过门墙后,是一片小型园林。园林有数条碎石子路,九曲十八弯,延伸到各个院落。

    绕过一片假山,沿着石子路到了一座院落前。月拱型的石门,一眼就看到院子里有个人正在缓缓的打着拳架。

    打拳的人太投入了,没有听到外面的动静。一身中衣,白色的绸锻子,柔软细腻,随着对方一拳一脚,衣袂飘飘,恍似神仙中人。这人一副大病初愈的样子,一路拳法打完后,气喘吁吁,头顶冒出白雾。

    陈铮一行人从月拱门进来后,这才惊动了他。当看到陈铮时,这人吐出一口浊气,平复胸中起伏的气息,迎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见过候爷!”

    陈铮上前一把扶住他,道:“白兄今天气色不错!”

    这人正是白世镜,虽然修为被废,但没有因此颓废。从神都到渔阳郡一路上养好伤后,就尝试着修习陈铮从蛮荒世界得到的无名功法。

    此功与大离的武学截然不同,不走炼气化精之路,而是凝炼气血,由外而内锤炼体魄,最终激发战气,走的是肉身成圣之路。

    白世镜修为被废,丹田损坏,炼精化气之路已断,最适合修习这门功法。经过一次大难,白世镜气血亏空,无论他将来能否恢复修为,这门功法对于现在他而言,培基养元,凝炼气血,都是极佳的选择。

    皆时丢下以前的功法,专门修行无名功法,沉下心后,白世镜进步神速。如今已能拿捏住自身的气血,就要跨入皮肉境的门槛。

    “见过白先生!”

    单信双手拱拳,朝着白世镜行礼。

    “匆需多礼!”白世镜朝他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单信起于微末之际,是白世镜把他一手调教出来的,因此对他有半师之谊。当年,陈铮起家的一众人,如今都已成材。虽然白世镜修为被废,但单信对依然恭敬如常。

    白世镜修为被废,眼力还在,看到单信身上竟然有了一丝上位者的气势,忽然生出一丝莫名的低落情绪,有气无力道:“候爷初归,兵曹司事务繁杂,可不要因为看我这个废人而耽误了正事。”

    单信连忙说道:“先生于我的授艺之恩,单信安敢不在探望一二,先生刚才的话羞煞单信了。”

    看到单信一副面赤耳红的样子,陈铮打断二人,道:“白兄就不要取笑他了,他也是一番心意。咱们都没吃午饭,今日就在白兄这里打打打秋风。”

    白世镜收敛了情绪,故作笑意道:“候爷若不嫌我这里粗茶淡饭,可以天天来打秋风。”话毕,向着三人伸手示邀:“候爷请!沈兄请!”

    “自白兄回归后,一直未能探看,还望白兄不要怪罪小弟!”沈玉玩笑般说道。

    “沈兄言重了!”

    两人一番寒喧后,进入房中。

    片刻后,四五名仆役提着食盒进来。白世镜外伤才愈,内伤未复。因此,今天的午饭荤素搭配相宜,即不清淡也不油腻。另有一壶温热的清酒,活血通络。

    四个人围在卓前,沈玉先行举杯,对着白世镜邀酒道:“白兄伤势未愈,不宜饮酒过度,这一杯清酒就当是小弟为白兄接风洗尘了。”

    单信跟着举起酒杯,说道:“祝先生早日康复!”

    “多谢二位吉言。”

    四人共同举杯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白世镜表面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,但陈铮明白,他心中定不痛快。对于武者而言,寒暑苦炼,一朝被人废尽修为,不亚于从天堂打落地狱。

    只是白世镜不同于一般的走火入魔,是被人击毁了丹田气海,想要恢复难上加难。至今,陈铮都没有想到为他修复丹田气海的方法。

    陈铮虽为魔道八派之黄泉魔宗的弟子,但他在宗派修行日短,见短识浅。一杯酒饮尽,安慰着白世镜道:“白兄先把身体养好,陈某定会找到让你恢复修为的方法。”

    “候爷费心了,谋事在人,富贵在天,白某命中该有此一劫。或许是件好事,白某可以安心当个书生。”

    这话显的言不由衷,陈铮微微皱眉,沉声道:“白兄一向豁达,区区一点打击都受不了吗?不就是修为被废,陈某既然说了让修为尽复,就绝不是一句空话。”

    白世镜看似若无其事,实而对自己修为被废耿耿于怀。陈铮与沈玉都没有眼瞎,看的出他心中的不痛快。说几句安慰的话,其他的也不知该如何开口。一顿饭吃的别扭,饭后叮嘱白世镜好生修养,便一同告辞离去。

    把陈铮三人送出门外,看到三人消失在园林中。白世镜返身回屋中往椅子上一座,脸上露出极度的落迫之色,情神似悲似哀,整个人变的暮气沉沉。从前那个貌相俊郎,风度翩翩的样子彻底不见了。

    沈玉与单信事务繁忙,探过白世镜后,便与陈铮在园林分别。二人相携出了内府,分道扬镳。

    陈铮转身向着另一个方向走去。

    穿过园林,沿着一条廊道进入另一处院落。这一座院落偏僻,周围被一片假山水湖围绕。丘青云走火入魔,神智不清,时常犯讽病,大呼小叫。陈铮就把他安置在这里,每日都来看望一次。

    刚从白世镜处出来,到达丘青云住所,还未走近院门,远远的听到里面传来一阵阵鬼叫狼嚎的声音。

    陈铮微微叹惜一声,知道这是丘青云的疯病又犯了。

    昔年,正道十宗魔道八派隐世,大离评出十大青年高手。一剑双刀三英四奇,青年俊才,前途无限。没想到物事人非,丘青云冲击半步先天失败,走火入魔,竟犯了疯病,连生活都不能自理。可怜,可悲,可叹!

    跨过院门,就见院中四五个仆役衣衫零乱,其中一人脸上被挠出两道明显的血痕。地上打翻的食盒,碎裂的盘碟,一片狼藉。一人披头散发,衣衫不整,正抱着一壶酒蹲在门口。好似抱着绝世珍宝,不时的仰起头猛灌一口,然后“嘿嘿”傻笑几笑。

    鲁达满脸无奈之色,陪他坐在门口。看到陈铮进来,连忙起身相迎。

    “丘兄还未见好吗?”

    自回了渔阳郡,陈铮请了化德城中最好的郎中为丘青云治病,开了一堆的安神养心的药,可能是服用的时日太短,还没有见到效果。

    “老样子,每天都要犯一次疯。”鲁达哀叹一声。

    “先调养一段日子,等到他神智稍清,我便为他治疗疯病。”陈铮拍了拍鲁达的肩膀,看了一眼抱着酒壶的丘青云。

    这厮犯了疯病后,无人能制。在丘渡镇时,鲁达无奈,便想到用酒把他灌醉的方法。没想到喝醉过一次后,丘青云直接变成了酒鬼。倒也不是坏事,让鲁达找到一个克制他疯病的办法。只要丘青云犯病,就给他喝酒,然后丘青云就会变的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只是,丘青云以前滴酒不沾,以他的小酒量,三杯酒进肚即醉。

    看着丘青云醉眼朦胧,摇摇晃晃的样子,陈铮招呼院听仆役,道:“把丘公子扶进屋里歇息。”

    “喏!”

    几位仆役连忙冲过来,扶着醉酒的丘青云进入屋里。

    铁金刚鲁达是与白世镜同一时代的风云人物,忠义无双,名满天下。但他的修为也只是后天九层巅峰,未能领悟到“天人合一”,不得晋升半步先天。知道丘青云的疯病是因为强行冲关而走火入魔,但具体病症在哪里,他也不明白。

    自与陈铮相遇,得陈铮指点后,鲁达才明白原由。也明白了后天九层晋升后天十层的奥秘不在于“天人合一”,而在于心灵修持。

    由于武学垄断,心灵修持的法门被封锁,普通武者根本没有听说过。所以“天人合一”对这些武者而言,玄之又玄,神秘莫测。

    但只要说开了,也没有什么神秘的。

    想要晋入“天人合一”,想正统的方法就是修行心灵观想之法。也有不走常规的方法,如白世镜,受过正统的儒学教导,遍阅先贤著作,明心见性,很容易就跨过了这一关。而后,得到蒿阳真人传承,转修鹤啸九天神功,突飞猛进,在很短的时间内筑就道基,晋升后天十一层。

    他能这么快筑就道基,鹤啸九天神功的功劳占其一,读书科举的经历占其一。

    鲁达就没有这么好的际遇了,他修习的外门功法,由外而内。能达到后天九天的修为,已经是他天赋异禀。若无机遇,只能止步于此。

    如今,他带着丘青云投入陈铮麾下,就是他的机遇。

    丘青云走火入魔,得了疯病,归根结底是他凝聚心灵之光失败,受到天地反噬。只要让他重新凝聚灵光,就能够让神智彻底恢复正常,并一举踏入半步先天之境。

    陈铮治疗的办法很简单,就是先稳定他的疯病,让他的神智略微好转,传他观想之法。无论是《阴阳造化功》,还是《观神普照功》都有凝聚心灵之光的法门。尤其后者,在陈铮习武初期对他帮助甚大,借助这门功法提前凝聚了心灵之光。

    除了这两门功法,还有癸阳心经,血神经,以及赵文奇修行的阴月剑法,都有凝聚心灵之光的法门。

    丘青云的疯病好治,白世镜的内伤难医。陈铮能想到的办法就是找秦珂琴,或是向怀谨玉请教。不过,他对秦珂琴怀有戒心,此路不通。

    还有一个办法,寻找青幽酀三州的黄泉魔宗弟子。据他所知,吴天与郝剑并没有前往神都,而是隐身于三州境内。